回[產銷資訊分析]目錄
」產銷資訊分析
2018年10月4日 13:52:08


  蔥(學名 Allium fistulosum L.)為多年生的草本植物,葉為中空圓筒形,外觀粉綠色,接近根部的莖為白色,稱為「蔥白」。蔥主要栽培分為兩大類:北蔥與四季蔥。北蔥又稱麥蔥,亦名水蔥,葉身較細長,葉肉薄,肉質較硬,葉色較淡,分蘗少,目前以南部栽培最多。該品種較耐熱、耐濕、忌乾旱,一般以種子繁殖。四季蔥又名日蔥、日本蔥、大廣蔥、九條蔥,這種品種耐熱性較差,比較適合冷涼天氣,耐旱性強;它葉身比北蔥大,葉肉厚且柔軟,蔥白長,品質優良,一般以分株繁殖,常見品種有蘭陽1號、竹北四季蔥、大甲粉蔥等。四季蔥在秋、冬季生育力強,分蘗也多,除7至9月無大量生產外,其餘各月均有較多量產出;另宜蘭以種植日蔥為主,因氣候及品種特色,產期以每年6-8月為主。每年三月起即會陸續開花,若低溫不足則不開花。(臺灣農家要覽-蔥)。另批發市場分類之粉蔥,為中南部地區大宗種植,生育特性與四季蔥較相似。

  蔥、薑、蒜都是國人煮菜時不可少的調味靈魂,可以提升食物香氣,去腥解膩;其中又以蔥的氣味最為柔和清香,不管是當菜餚中的配角調味,或是做為主角入菜,都各有其風味。一般我們所食用的是蔥之地上部位,包括莖和葉的構造。選購時,應挑選蔥白粗長潔淨,葉身完整無病蟲害,無腐爛枯焦者。蔥富含鉀、維生素A、C及膳食纖維,因為植株含有揮發性的硫化物,吃起來格外辛香,經科學研究證實這種成分有抑菌作用。蔥可以生食、炒食、煮湯,或用於炒菜調味皆宜。(農業兒童網https://kids.coa.gov.tw/view.php?)


  


一、蔥的生產

  臺灣過去11年蔥之種植面積,大致維持在4,500~5,500公頃之間,2007年蔥總種植面積5,226公頃,其後幾年略有減少,2012年蔥種植面積已降為4,361公頃,為近年來最少的一年;這幾年蔥種植面積稍有回升增加,2017年種植面積為4,821公頃。蔥的年生產量,過去11年大約在95,000~111,000公噸之間,2007年臺灣全年蔥的總生產量為97,920公噸,2009年蔥的總生產量增加為111,347公噸,2012年蔥的總生產量降減為97,482公噸,近幾年蔥每年生產量亦有不同幅度的增減變化,2015年生產量97,147公噸,2016年生產量增加為101,228公噸,2017年生產量進一步增加為111,883公噸,為近11年生產量最多的一年。整體而言,過去十多年間,蔥的種植面積和生產量每年皆有不同程度的增減波動變化,而生產數量的變化波動幅度相對大於種植面積變化幅度,主要係生產數量變化受種植面積多寡影響外,亦受自然天候環境因素的影響,不可控制因素較多。2007~2017臺灣蔥種植面積和生產量的變化趨勢,詳如圖1所示。


  

  

  蔥經過多年栽培改良,已經可以周年生產、供應不斷。臺灣各地區依其土壤、地形和氣候環境條件,皆可選擇其適地適種的合宜品種,並依其市場需求和經濟性考量,決定蔥種植面積的多寡。2014年以前,每年蔥種植面積皆以南區規模最大,中部次之;而近二年蔥種植面積南區減降,而中區則有擴增,中區蔥生產面積規模已躍居第一位。2007年蔥種植面積5,226公頃,包括:北區(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宜蘭縣、新竹縣、新竹市、金門縣)1,172公頃,佔22.4%;中區(苗栗縣、台中市、南投縣、彰化縣)1,326公頃,佔25.4%;南區(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澎湖縣)2,610公頃,佔49.9%;東區(台東縣、花蓮縣)118公頃,佔2.3%。其後各年不同地區蔥種植果面積之增長幅度有所不同,2017年蔥種植面積規模降減為4,821公頃,其中:中區2,155公頃面積居第一,佔44.7%;南區1,724公頃,佔35.8%;北區805公頃,佔16.7%;東區137公頃,佔2.8%。

  11年來臺灣四個地區蔥種植面積組成比率之變化,反映出不同地區種植蔥之經濟利益的變化,而導致種生產面積規模之增減差異。整體而言,中區種植面積規模擴增829公頃,增長率62.5%;而南區種植面積減少了886公頃,降減率33.9%;北區蔥種植面積也減少了367公頃,降減率31.3%;而東區種植面積僅微幅增加18公頃左右,變化不大。2007~2017年臺灣蔥種植面積之區域分佈統計,詳如表1所示。

  

  

  圖2展示2007~2017年臺灣蔥生產量的四個地區組成結構變化趨勢,2007年南區產量45,508公噸佔46.5%;中區產量30,179公噸佔30.8%;北區產量20,771公噸佔21.2%;東區產量1,463公噸佔1.5%。2012年蔥產量的地區組成結構變化,中區已躍居首位,南區退居第二,這年中區產量43,278公噸佔44.4%;南區產量38,994公噸佔40.0%;北區產量14,612公噸佔15.0%;東區產量598公噸佔0.6%。及至2017年蔥產量的生產集中態勢更為明顯,中區生產數量巳逾總生產量的五成,這年中區產量60,121公噸佔53.7%;南區產量34,171公噸佔30.5%;北區產量15,576公噸佔13.9%;東區產量2,016公噸佔1.8%。

  

  

  上述近11年來四個地區蔥生產量趨勢圖,可清楚看出蔥生產量有漸趨地區集中情形,事實上,北、中和南區三個地區蔥的主要產地,皆集中於特定縣市,北區為宜蘭縣、中區為彰化縣,以及南區為雲林縣。以近5年的資科來看,宜蘭縣、彰化縣和雲林縣之臺灣三個蔥生產縣市的種植面積合計,皆佔臺灣蔥種植面積的八成以上,2013~2017年臺灣蔥生產三個主要縣市的種植面積和產量統計,詳列於表2。

  

  

  圖3為近5年宜蘭縣、彰化縣和雲林縣之蔥生產量和組成變化趨勢,由圖中曲線可看出2015年以來,彰化縣生產量明顯增加,所佔比率擴大;宜蘭縣和雲林縣生產量則相對穩定。2017年彰化縣蔥產量56,321公噸,佔全國總生產量50.3%;雲林縣產量29,617公噸,佔總生產量26.5%;宜蘭縣產量12,866公噸,佔總生產量11.5%;三個蔥主要生產縣的產量合計佔該年總生產量估88.3%左右。

  

  

  圖4展示2007~2017年臺灣蔥生產的單位面積產量之變化趨勢,全國蔥生產單位面積產量,過去11年間維持在每公頃18~23公噸左右;而蔥單位面積產量在不同年度、不同地區間,亦皆有差異。整體而言,全國蔥生產之單位面積產量,於2007年至2013年是逐年提高,由每公頃18.7公噸增加至23.3公噸,而其後五年大致呈現逐年遞減,至2016年降為21.04公噸,2017年再反轉增加為23.2公噸。南區蔥單位面積生產量,有逐年漸減趨勢,由2007年每公頃34.3公噸,2017年已減為15.9公噸;而中區蔥單位面積生產量,則有逐年漸增趨勢,由2007年每公頃22.8公噸,至2017年提高為27.9公噸;北區蔥單位面積生產量,各年互有變化,2014年最高每公頃21.3公噸,而2009年最低每公頃16.7公噸;東區蔥單位面積生產量,過去11年變化不大,大致在每公頃12~15公噸。

  

  

二、蔥批發交易行情

(一)青蔥批發交易量和平均價

  臺灣生鮮青蔥生產主要係供應國內消費市場需求,蔥之進出口貿易數量不多,其品項目前亦未單獨列入農產品貿易統計號列。根據農產品行情報導資訊系統資料,圖5展示2008~2017年臺灣果菜批發市場年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價格變化趨勢,整體來說,過去10年青蔥批發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價格,在各年別間雖有上、下不同程度波動,但仍呈現長期增高走向。2008年批發交易量19,755公噸,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43元;2012年批發交易量增加為20,187公噸,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為42元;2017年批發交易量再擴增為29,142公噸,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提升為47元。

  

  

  臺灣青蔥進、出口貿易量不大,假定可予以忽略,則利用臺灣每年青蔥的生產數量和批發市場青蔥交易量,就可估算出青蔥批發市場經由率,亦即:經由率=(批發市場交易量)/(國內青蔥生產量)。依此,過去10年青蔥批發市場經由率大約在20%~26%之間。青蔥批發市場經由率,2008~2012年大約皆在21~22%,而2013~2017年則提昇為25~26%。

  青蔥在臺灣可週年生產,但各月產量會受到種植品種、種植面積、自然環境和氣候與市場需求等條件的影響而有所差異,所以各月供應批發市場的青蔥交易數量有所不同。圖6展示近5年臺灣果菜批發市場全年各月青蔥交易量變化趨勢。基本上,過去5年全年各月青蔥交易量的變化型態是一致的,只是不同年度每月交易量的水準程度不同而已。一般來說,1月交易量為全年相對高點,2月交易量下降,3月交易量回升、稍高於1月的交易量水準,而後持續至5月,6月起交易量又反轉開始漸降,直至9月交易量達全年最低水準,10月交易量又轉折漸增,及至12月交易量約與1月水準相近。以2017年為例,1月交易量2,692公噸,2月略減為2,579公噸,3月增加為3,254公噸,持續至5月為3,232公噸,6月降為2,479公噸,漸降至8月和9月分別為1,557公噸和1,603公噸,10月交易量轉折漸增至1,792公噸,持續增加至12月交易量為2,759公噸。

  

  

  相對應於上圖每月批發交易量之變化趨勢,圖7展示2013~2017年臺灣果菜批發市場全年各月青蔥平均交易價格變化情形。基本上,過去5年全年青蔥各月平均交易價格的變化,除2016年上半年較為特殊外,其它年度的變化型態是一致的,只是不同年度的下半年每月交易平均價格高低水準不同而已。一般來說,青蔥每年1月至5月平均交易價格為全年相對低谷期間,6月起平均交易價格開始上揚,而後持續攀升,至9月青蔥平均交易價格達高點,10月交易平均價格反轉下跌,至12月青蔥平均交易價格略高於一月價格水準。以2017年青蔥各月平均交易價格為例,1月每公斤36元,2月降為27元,5月達最低谷18元,6月回升至31元,7月攀升至68元,9月達高點123元,10月反轉降至96元,11月再降為68元,12月更降至38元略高於1月的價格水準。

  

  

(二)粉蔥、日蔥與北蔥批發交易行情

  粉蔥、日蔥和北蔥是目前臺灣果菜批發市場青蔥類三項主要產品交易品項,其中粉蔥批發交易量居各項蔥產品之冠,而日蔥和北蔥因適合栽種季節不同,故每月批發交易量有所不同。圖8為最近4年多每月青蔥類產品批發交易量變化趨勢和組成比率。一年中1月至7月,粉蔥批發交易量佔青蔥批發交易總量的五成以上;日蔥則在6月至9月份期間有較多的批發交易量;而北蔥批發交易量較多的月份是在8月至12月。以2017年為例,1月青蔥批發交易量2,041公噸,其中粉蔥佔75.2%,日蔥佔6.6%,北蔥佔13.9%。7月青蔥批發交易量1,202公噸,其中粉蔥佔63.8%,日蔥佔27.8%,北蔥佔5.9%。而到了12月青蔥批發交易量1,520公噸,其中粉蔥佔55.1%,日蔥佔6.1%,北蔥佔35.2%。而今(2018)年7月之青蔥批發交易量1,581公噸,其中粉蔥佔76.3%,日蔥佔14.7%,北蔥佔6.8%。

  

  

  圖9展示近4年多每月粉蔥批發量、價的變化趨勢,基本上粉蔥交易量以12月至隔年5月最多,6月至11月相對較少,以2017年為例,3月交易量2,723公噸最多,而以9月829公噸最少;月平均交易價格則以8月至11月較高,2月至5月相對較低,以2017年為例,9月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127元最高、5月平均交易價格僅每公斤16元最低。交易數量和平均交易價格兩者之變化型態是反向關係。粉蔥批發交易行情,基本上以一年為一週期的變化型態,過去4年多反覆呈現,相當一致,並無太大改變。

  

  

  圖10展示近4年多日蔥每月批發交易量、平均交易價格的變化趨勢,可看出日蔥批發交易量(圖中藍色直方圖示)最多約800公噸,而最低交易量僅約140公噸,差異近5倍;而近4年多日蔥月交易量呈現逐漸減少的走向。日蔥月平均交易價格(圖中綠色曲線)最高每公斤196元,而最低平均交易價格僅每公斤32元左右,兩者差價164元之距;過去幾年日蔥平均交易價格的高檔皆出現在8月至12月期間。若觀察日蔥之月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價格二者間的變化關係,大致符合量價反向變動,量多價跌、量少價漲的法則。惟12月至隔年5月期間,因市場青蔥(粉蔥)供應量增,雖然日蔥量減,其價格仍隨整體蔥價呈現下跌。

  

  

  圖11展示近4年多北蔥每月批發交易量、平均價格的變化趨勢。整體而言,北蔥每月批發交易量價的變化型態,大致以一個年度為一週期,交易量和價格兩者變化的反向關係較為明確的。北蔥每年秋、冬季節的批發交易量相對較多,夏季批發交易量相對較少,過去幾年月批發交易量最多的是104年11月達1,025公噸,而最少月批發交易量是106年7月僅111公噸;月平均交易價格最高是106年9月,北蔥平均每公斤91.2元,而最低平均交易價格為103年3月16.4元。

  

  

  青蔥類和三個主要品項在過去4年多每月平均批發交易價格之比較彙整如圖12。整體而言,三種青蔥品項每月平均批發交易價格的變化型態是一致的。三種青蔥品項的每月平均交易價格,以日蔥最高,北蔥最低,粉蔥居中,三者的價格水準差距隨不同月份而有不同。以2018年1月為例,每公斤平均交易價格日蔥89元最高,北蔥21.3元最低,粉蔥29元居中;7月每公斤平均交易價格日蔥59元最高,北蔥39元最低,粉蔥43元居中。

  

  

(三)青蔥和三種主要品項批發量價之關係

  青蔥批發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均價間的關係,詳如圖13所示。由青蔥批發量價的點狀散佈,可看出兩者成反向關係。換言之,交易量增加,則交易平均價格下跌。經計算交易量價的迥歸方程式,在雙對數函數設定下,估測結果為:

    ln(交易均價) = -2.269 ln(交易量) + 9.221 R2=0.79

   意涵著青蔥批發交易量增加1%,平均交易價格將會下跌2.269%。換言之,青蔥價格極富敏感度,交易量的多寡對交易價格變動有相當程度的影響。

  

  

   三種主要蔥品項的批發交易量和平均價格關係圖示,如圖14~16所示。粉蔥交易量和價格呈現明顯的反向關係;而日蔥和北蔥交易量和價格的關係散佈較似圓形,未能明顯看出反向關係。進一步估測三種主要品項的平均交易價格和交易量之雙對數迥歸方程式,以了解交易價量的影響係數和方向。計量估計結果如下:

   粉蔥 ln(交易平均價格) = -0.97 ln(交易數量) + 4.637 R2=0.61

   日蔥 ln(交易平均價格) = 0.089 ln(交易數量) +1.409 R2=0.01

   北蔥 ln(交易平均價格) = 0.113 ln(交易數量) + 1.247 R2=0.02

   依上述計量估計結果,以批發交易數量解釋批發平均價格變異之解釋力,粉蔥為0.61,而日蔥為0.01,和北蔥為0.02。易言之,日蔥和北蔥批發平均交易價格的變異,受到交易量變化多寡的影響甚少。另外,交易數量解釋批發平均價格變異的估測係數,粉蔥為-0.97 意涵著粉蔥批發交易量每增加1%,粉蔥批發交易均價將下跌0.97%;而日蔥和北蔥的估測係數符號為正,但R2相當低也表示估測係數不顯著,僅利用批發交易量解釋平均交易價格變異,解釋力不大。

  

  

  

  


三、特殊天候與青蔥批發交易行情

   本小節探討豪雨或霪雨,以及颱風對青蔥批發交易行情之影響,豪雨、霪雨,和颱風之定義,以氣象局公告發佈為準。根據農糧署資訊科提供的資料,2015 ~ 2017年共發生18次特殊天候事件,2015年4次:包括1次豪雨,3次颱風;2016年10次:包括6次豪雨或霪雨,4次颱風;以及2017年4次:包括2次豪雨或霪雨,2次颱風。

   由最近三個年度發生特定天候事件的日期與當期青蔥交易行情的變化,粗略可發現,並非每一次天候事件皆會造成青蔥批發交易行情波動,而若天候事件引致青蔥價格行情波動,則其影響期間亦不會持續太長,主要端視天候事件發生地區是否為青蔥主產區、是否會影響青蔥市場供應量,以及消費市場大眾預期之心理作用。如圖17所示,2015年5月的雨害主要發生於新竹地區、並非青蔥主要產區,因此對青蔥批發交易行情的影響不大;然而,7、8月的3次颱風均對青蔥批發交易價格造成影響,7月9日昌鴻颱風青蔥供給數量未減少,但價格上揚;8月接連受到蘇迪勒和天鵝二個颳風侵襲,造成青蔥產地供應量銳降,批發市場因進貨量大減導致平均交易價格飛漲。基本上,由批發市場的行情表現,仍顯現出交易價格能適足反映市場供需的變化情形。

  

  


   2016年是近年發生特定天候事件較多的1年,包括:6次霪雨/豪雨的雨害,以及7月尼伯特颱風,9月的莫蘭蒂、馬勒卡和梅姬共4次颱風侵襲臺灣,天候事件發生日期與青蔥批發交易行情的變化情形,詳如圖18所示。圖中明確的看出,9月下旬至10月初青蔥供應量劇減持續一段時日,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近190元。

  

  


   2017年發生的特定天候事件,包括6/1和6/13-14的2次霪雨/豪雨的雨害事件,以及7/29尼莎暨海棠颱風和8/22天鴿颱風之侵襲臺灣,天候事件發生日期與青蔥批發交易行情的變化情形,詳如圖19所示。圖中資料可看出4次特定天候事件皆因批發交易量的減少,而導效交易價格發生變化。

  

  


   為更清楚了解特定氣候事件發生前後的行情變化,故以2017年2次豪雨和2次颱風氣候事件日之前後一星期交易行情資料,來探討批發交易量價之間的變化。圖20和21為2次豪雨發生前後7天的批發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價格波動情形。由事件發生日前後交易量的變化,可看出前1或2日量減,而後4或5日也量少,其它各日大致維持於一定交易量水準。而平均交易價格的變化,二次豪雨的影響並不一致,6/1豪雨事件日之後,價格連漲三天才反轉下跌;而6/13豪雨事件日之後,平均交易價格則穩定維持於原先水準。

  

  

  


  圖22和23為2次颱風發生前後7天的批發交易量和平均交易價格波動情形。由颱風侵襲日前後交易量的變化,可看出二次事件對市場交易量的影響並不一樣。尼沙暨海棠颱風後連續2日交易量減,第3日恢復原先水準;而天鴿颱風侵襲日前1天交易量減,發生日和其後4天大致維持於一定交易量水準。而平均交易價格的變化,二次颱風的影響,大致為颱風前交易價格已緩步日漲,天鴿颱風日後3天價格逐漸轉下跌;而尼沙暨海棠颱風後一週交易平均價格則維持於穩定的原先水準,波動幅度不大。

  

  

  


參考資料

  1.臺灣農家要覽-蔥

  2.農業兒童網https://kids.coa.gov.tw/view.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