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產銷資訊分析]目錄
洋蔥」產銷資訊解析
2018年3月20日 14:29:04

  洋蔥含有豐富的營養價值,如:鉀、維生素C、葉酸、鋅、硒,及纖維質等營養素,更有槲皮素和前列腺素A,兩種特殊的營養物質。由於洋蔥具有很多其他食物不可替代的營養價值和健康功效,是深受人們喜愛的蔬菜之一。植物保護技術專刊系列2-洋蔥篇之作物種植介紹,摘錄其氣候條件和台灣生產之洋蔥特性要旨如下:


  洋蔥喜好日照充足、溫暖涼爽的氣候條件,忌高溫多濕的環境,在生長發育各階段中,如超過適溫範圍時,溫度愈高發育愈遲緩,結球期間如遇高溫環境,植株會提早成熟,蔥球無法充分肥大,影響品質及產量。洋蔥的結球性和日照長短與溫度高低有關,台灣地區介於低緯度熱帶及亞熱帶之間,適於栽植時期介於秋冬季到隔年的春季,此期間氣溫涼爽舒適,日照時間較短,適合短日照品種洋蔥的生長發育,長日照品種洋蔥一般不適合本地的氣候條件。台灣種植的洋蔥品種大多屬於短日照品種,具有旱生、蔥球較鬆軟、肉質較甜,含水量較高,以及較不耐貯藏等特性。


一、洋蔥之種植面積與生產量


  洋蔥為台灣冬季裡作作物,國內洋蔥種植面積於89年約700多公頃,其後面積慢慢成長,種植規模逐漸擴大,105年的種植面積已增加為1,337公頃,增長幅度幾近一倍。圖一顯示89年至105年台灣洋蔥種植面積和產量之變化趨勢。從種植面積變化可看出,整體而言過去十餘年間,洋蔥種植面積是呈現成長走勢,從99年起,洋蔥種植面積雖有增減不同變化,但變動幅度不大,大致維持於1,100至1,300公頃。另就洋蔥生產量來看,各年間的變化幅度則較為明顯,總生產量決定於種植面積和單位面積產量,民國96年和97年,這2年洋蔥總生產量分別為67,295和72,720公噸為歷年最多,主要是種植面積多且單位產量高所致;最近6年以民國100年64,801公噸最多,而民國101年總生產量減為44,986公噸為最少,前後2年生產量的差距近二萬公噸,101年的種植面積1,242公頃,還多於100年的1,239公頃,顯見單位面積產量多寡對總產量高低影響的重要性。




  影響洋蔥單位面積產量高低的因素頗多,如:種植地區的環境條件、當年洋蔥生長期的氣候因素、種植的品種,以及農戶的生產技術條件等,尤其氣候變化的不確定性大,且難以掌控。單位面積產量不僅各年間變動的幅度大,洋蔥不同生產區域之單位面積產量亦有不同。台灣洋蔥主要的生產區域集中於彰化、雲林和屏東三個縣的沿海鄉鎮,以105年為例,屏東縣種植面積477公頃最多,雲林縣和彰化縣居次,種植面積各為302公頃和301公頃,合計三個縣的種植面積共1,080公頃,佔該年台灣洋蔥總種植面積81%。洋蔥種植地區單位面積產量的空間差異,以105年為例,屏東縣每公頃洋蔥產量53.16公噸最多,而雲林縣和彰化縣則分別為37.30公噸和37.54公噸。圖二顯示過去十餘年台灣洋蔥單位面積產量之變化趨勢,在這段期間,單位面積產量最高為每公頃63公噸,最低僅35公噸,最近幾年大致維持在40~50公噸區間,然而從長期變化趨勢看,單位面積產量是漸減的,值得予以關注。




二、台灣洋蔥進口與出口貿易

1.洋蔥出口

  台灣生產的洋蔥主要供應國內市場消費需求,採收期大致是自12月至隔年4月,年底由彰化地區最早採收,至隔年2月屏東恆春、車城一帶開始採收,而進入產量高峰期,及至4月結束。2至4月這段期間,若洋蔥收穫數量多,品質符合外銷規格需求,有些洋蔥會出口至日本和韓國市場。圖三為民國89~106年洋蔥出口量值變化趨勢,民國89年出口量約2,800公噸,出口值826千美元,隨後因台灣生產洋蔥之工資成本高漲,且銷日市場受美、澳及東南亞國家競爭,外銷日本數量日益減縮,民國95年以後台灣洋蔥出口數量,除民國102年外,皆低於500公噸,尤以最近3年外銷量更僅約100多公噸或更少。



2.洋蔥進口量值和來源國家

  台灣洋蔥之進口,一方面補足國產洋蔥非收穫季節的空缺期,另於產季期間,由於市場對不同洋蔥品質和品味的多樣化需求,也有進口供應。圖四顯示近十餘年洋蔥進口量值之變化。整體而言,台灣進口洋蔥的數量和金額是呈現長期增長趨勢,民國90年代之增長幅度相對較小,最近6年進口量值的增長幅度,則明顯擴大。90年代進口量大致於30,000 ~ 40,000公噸區間變動;而最近幾年洋蔥進口量皆在五萬公噸以上,民國105年國內洋蔥生產因氣候因素影響劇幅減產,該年進口量創歷史新高,達85,675公噸,進口值31,068千美元。



  台灣洋蔥採收期自12月至隔年4月,採收的洋蔥除生鮮供應消費市場,部分產品貯存於冷藏倉庫,依市場供需情況釋出調節。一般而言,國產洋蔥可供應國內消費至8月左右,9月起大部分須仰賴國外進口補足。台灣全年各月雖皆有進口洋蔥,但進口高峰期為9月至年底台灣洋蔥短缺的空窗期,進口洋蔥數量多少有明顯的季節性。圖五為近5年台灣進口洋蔥的月別數量變化趨勢,由圖中可清楚看出,過去5年各月別洋蔥進口量的變化趨勢型態是一致的,雖然各年同個月的數量多少有些不同。整體而言,2月至7月是進口量的低谷期,大約在2,000~3,000公噸之間,8月起進口數量開始增加,至10月是高峰期,隨後漸減至隔年1月。103年由於國產洋蔥豐收,這年的各月進口量皆是近5年各月最低;而105年各月洋蔥進口數量皆是近5年各月最多的,主要是該年國產洋蔥生產不足,須由國外進口充裕供應國內市場消費所需,該年10月的洋蔥進口數量幾近2萬公噸。



  利用民國89年至106年各月進口數量資料,計算洋蔥進口量的季節指數,結果如表一所示。2月至6月之季節指數為35.5至45.5,逐月漸增,相對處於較低水準;7月之季節指數陡昇為81.2,其後各月上升快速,10月之季節指數達248.2為最高點,然後反轉降減,12月之季節指數為92.7,1月之季節指數為67.2。


表一  台灣洋蔥進口數量月別季節指數


  台灣進口洋蔥供應來源主要包括:美國、紐西蘭、日本、澳洲、西班牙和韓國等國家。圖六展示最近6年各年進口洋蔥數量供應來源國家組成結構,基本上,美國一直是台灣進口洋蔥最大供應來源國家,紐西蘭出口洋蔥至我國洋蔥的數量近幾年持續成長,日本外銷洋蔥至台灣的量則保持於穩定水準。以民國106年台灣進口洋蔥數量76,220公噸,自美國進口量41,756公噸佔55%;自紐西蘭進口量15,184公噸佔20%;自日本進口量6,458公噸佔8%;三個主要供應國家合計佔台灣洋蔥進口量的8成多。值得注意的,西班牙和澳洲兩個國家,近幾年出口台灣洋蔥的數量亦有些成長。各來源供應國出口洋蔥至台灣市場之月份也有些許差異,此與進口來源國家的生產季節和市場供需條件有關。例如:民國106年美國主要出口洋蔥至台灣的月別為1~3月和8~12月;紐西蘭為4~8月;日本為10和11月。




三、洋蔥批發市場交易概況

  依據國內果菜批發市場行情報導之交易資料,民國89年至100年的洋蔥交易量大致逐年增加,由13,058公噸成長為24,504公噸,增長幅度達88%,近5年交易量各年則有增減波動,概略於22,000公噸至25,000公噸。果菜批發市場交易的洋蔥分別以國產和進口明確的區隔,拍賣或議價方式交易,圖七列示過去18年批發市場每年交易量之國產和進口洋蔥的比率結構。批發市場之國產洋蔥每年交易量,除民國100年和103年由於產量相對較多,供應批發市場的交易量達18,000公噸左右外,其它各年大多維持在11,000~13,000公噸之區間波動。


  然而,進口洋蔥在批發市場的交易量,則呈現逐年增加之勢,民國89年進口洋蔥交易量僅2,942公噸,民國99年已增加為7,693公噸,民國105和106年,進口洋蔥交易量更已增加為13,000公噸以上,過去十餘年進口洋蔥在批發市場的交易量增長了3.43倍之多。因此,批發市場洋蔥年交易量之國產/進口比率已發生結構性變化,國產洋蔥佔交易量比率由民國89年的77%,民國98年已降為61%,最近2年進口洋蔥交易量已多於國產洋蔥,國產洋蔥交易佔比已分別降為,民國105年的46%,民國106年的48%。



  過去10多年國內果菜批發市場洋蔥的年平均交易價格變化趨勢如圖八所示。民國89年之國產和進口洋蔥年平均交易價格,分別為每公斤12元和13元,差價不大;民國99年之國產和進口洋蔥年平均交易價格,分別為每公斤16元和22元,差價6元已擴大;及至民國106年之國產和進口洋蔥年平均交易價格,分別為每公斤20元和21元,差價又縮小。圖中洋蔥年平均交易價格變化資料,至少顯現出三項重要訊息:其一不管國產或進口洋蔥,批發市場的年平均交易價格各年間,雖有波動但長期是有增漲之勢;其二進口洋蔥之每年平均批發交易價格皆高於國產洋蔥,兩者的差價由民國94年以前的不多,到民國95~105年的差價較大,而到106年差價又縮小;其三最近7年進口洋蔥年平均批發交易價格相對穩定,大致在每公斤21~23元間,而國產洋蔥年平均批發交易價格則有較大的波動,民國100年每公斤14元,民國104~106年皆維持20元。值得觀察的是,當批發市場交易的進口洋蔥比率逾半,成為大宗主流時,國產和進口洋蔥的交易價格差距,是否因國產洋蔥相對較少,而逆轉變化為國產洋蔥的交易價格高於進口洋蔥。



  國產洋蔥生產有其季節性,主要採收期集中於春季,收穫的新鮮洋蔥經適當冷藏保鮮,可持續供應批發市場至8月,批發市場各月國產洋蔥交易量的多寡有劇幅的變動。圖九描述國內果菜批發市場最近5年國產洋蔥各月交易量變化趨勢,圖中清楚顯現各月別交易量大小之差異,國產洋蔥於生產正常年度(如圖中102、104和105年)的2月交易量皆約在1,500~1,700公噸左右,3月的交易量最多可達1,800~2,100公噸,4月至7月漸減,但仍可維持在1,400~1,700公噸,8月起供應批發市場交易的國產冷藏洋蔥已大多釋出,可供應量不多,直至年底是國產洋蔥交易量的低谷期,10月和11月交易量僅250~300公噸左右。



  進口洋蔥主要是補充供應國產洋蔥無法滿足國內消費市場需求之份額,因此進口洋蔥在批發市場的交易量月別變化趨勢型態,正好是國產洋蔥在批發市場交易量月別變化趨勢型態的倒影,兩者月別之變化型態,就如一面鏡子置於其中,上下顯現的二個影像。過去5年進口洋蔥各月別批發交易量的變化型態,基本上是雷同的,只是交易量高低稍有不同,以102年和106年為例,進口洋蔥批發交易量10月最多,兩年各為達1,818公噸和1,298公噸,4月交易量則各僅292和571公噸。



  利用過去10多年批發市場國產和進口洋蔥之各月別交易量資料,計算各月別季節指數,其結果如表二。表中國產洋蔥各月別季節指數可看出,1、2月國產洋蔥批發交易量幾近全年的平均數量;3、4月國產洋蔥批發交易量最多,高出全年的平均數量4成多;11月國產洋蔥批發交易量最少,僅是全年平均數量4成左右。反觀進口洋蔥各月別季節指數指出,4~6月進口洋蔥批發交易量季節指數最低,交易量僅全年的平均數量的4成多;9月至12月的批發交易量季節指數皆在150%以上,尤其10月季節指數達207.4%,意即10月之進口洋蔥批發交易量約為全年月平均數量的2.1倍。


表二 台灣國產與進口洋蔥批發市場交易數量月別季節指數


  圖十一為最近3年各月別批發市場國產和進口洋蔥平均交易價格變化趨勢。整體而言,各月進口洋蔥之月平均交易價格大多高於國產洋蔥,104年進口洋蔥月平均交易價格之各月變化波動幅度,相對大於105和106年,105年月平均交易價格8月每公斤31元最高,3月16元最低,變化幅度每公斤達15元;106年月平均交易價格最高每公斤23元,最低20元,變化幅度每公斤僅2元,全年各月平均交易價格相對平穩。反觀,國產洋蔥各月平均交易價格變化幅度則較大,8、9月的交易價格相對高於其它各月,而以1、2月的平均交易價格相對較低,以104年為例,國產洋蔥8月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31.2元,1月則僅17.8元。



  國內生產之洋蔥除少部分出口外,大多供應國內消費市場,生產者採收的生鮮洋蔥,參加農民團體(農會、合作社和產銷班)共同運銷、銷售給當地販運商、自己供應市場(批發、零售,宅配),亦有與運銷商採取契作方式,洋蔥的銷售通路多元。近年來零售體系為掌握貨源,穩定供貨品質,和保障農產品安全與衛生,在洋蔥供應鏈體系中,紛紛採取向前整合策略,直接與生產地農民團體、地區運銷商簽訂洋蔥生產或運銷契約,以內部管理機制替代外部市場交易模式,以降低貨源數量和安全衛生的不確定風險。由於零售商的進貨模式變革,影響了生產者透過批發市場銷售洋蔥的數量比率,使得近幾年國產洋蔥之批發市場經由率呈現降低情形。過去17年國產蔥批發市場經由率,民國90年38.5%最高,民國96年19%最低,98年以後的幾年大致維持於27~28%之間,最近3年則明顯降低,民國105年已降為19.5%。


  民國89年至105年國產和進口洋蔥透過批發市場交易的比率(經由率)變化趨勢詳如圖十二所示。就長期變化趨勢而言,國產洋蔥透過批發市場交易的比率是趨降的,而進口洋蔥則呈上升的走勢,這與洋蔥進口數量逐年增加有關,有些供應零售體系和餐食服務業的進口貿易商,為調節倉儲容量,或因產品規格等因素,會將進口洋蔥透過批發市場通路銷售。也有貿易商於每年9至11月,國產洋蔥供貨短缺的空窗期,進口供應國內市場所需,並透過批發市場銷售。進口洋蔥透過批發市場交易的比率,基本上皆在2成以下,民國89年為10.6%,民國99年增加為16.2%,最近3年經由率維持在15~16%。